Windless
订阅/Feed
稗田千秋(i@wind.moe)

君の名は。

ひえだ の ちあき
Dec.02 2016 acgn

走出影院,心中的暖不经意间驱散了初冬的寒意,便想着写些什么来纪念一下(这是观影完第一时间的短文,可能会带点主观倾向

纵观之前的作品,新海诚擅长的是描画宏伟美丽的背景,小而微的感情刻画以及讲述人与人之间的分离、羁绊,在背景上,描画所得与照片拍摄的图片最直观的区别,就是更有一种迎面而来的壮阔感,更具有表现力,也让图片本身带上了鲜明的感情色彩,更加突出了被挟裹在时间中的无力感,这是单纯的照片无法取得的效果。而细微的刻画则为影片增添了一分灵气,轻轻的挑动着心弦,可能一句简短的台词,一首应景的插曲就能泪点迸发,也深化了人物形象。

早在 云之彼端 约定的地方 时新海诚便有了平行世界的构思,不过在本作,时空的交织穿越才是推动剧情发展的重点,相对于之前的几部作品,诚哥确实变得"会讲故事"了。我比较用心看过的诚哥的电影只有秒五、云彼和追逐繁星的孩子,相对于你的名字,剧情上略显拖沓,或许是诚哥想表达的太多,而一部优秀的电影需要取舍,通过铺垫让观众自己来了解领会,所以在观影的时候,能发现本作的剧情节奏把握的十分到位,丝毫没有感觉时间的流逝。此外,本片的基调并不如诚哥前几作那种整体压抑悲伤的基调,取而代之的是轻松欢快的感情,感人处让人保持在眼泪盈眶而又不至溢出,穿插着的一丝丝小幽默,很好的中和了气氛,这也是新海诚从未使用过的表现手法。

电影的开局便如预告片里所讲述的,都市里的男女主各自醒来,伴随着一段同样的内心独白,出门,乘上电车,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紧随其后的OP夢灯籠中点出了新海诚使用了 五次元 这个概念来解释本作中男女主人公的穿越以及世界线的变动,虽然可能在逻辑上有些瑕疵,但是反而使观众能更加贴近男女主的内心。

男主 立花たちばな たき(Tachibana Taki) 是生活在东京市中心的普通男高中生,课余在意式餐厅打工,对前辈 奥寺 ミキ 心怀好感,擅长素描,对建筑和美术感兴趣。

女主 宮水みやみず 三葉みつは(Miyamizu Mitsuha) 是住在乡间小镇 糸守町 的女高中生,镇长父亲离家在外,和妹妹 宮水みやみず 四葉よつは(Miyamizu Yotsuha) 以及祖母 宮水みやみず 一葉ひとは(Miyamizu Hitowa) 三个人一起生活,憧憬着大都市东京的生活。

被手机震动吵醒的泷起身环顾,发现自己在一个女孩的身体里,还揉了几圈感叹了一下触觉的真实性,开始了夹杂着喜剧气氛的日常故事,之前还以为这镜头在大陆版会被删减(,电影在这里没有过多描述,接着开始第二天的故事。

在吃早饭的时候,三叶被祖母和妹妹说今天倒是挺正常的,接着借由电视新闻引出彗星的消息,然后随着一首欢快的 三葉の通学 展现了苏醒的美丽小镇。

在课堂上,三叶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发现了一句留言 お前は誰だ? (你是谁?)

接着,香菜主役的老师在讲解黄昏時,出自 万叶集 的 「誰そ彼(たそかれ)と われをな問ひそ 九月(ながつき)の 露に濡れつつ君待つ我そ」,黄昏之时即傍晚,非日非夜的时间,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可以看到牛鬼蛇神的时段,这里算是之后的铺垫。

时间到了晚上,神社里的三人一起制作结绳,这是这个小村子几百年来的传承,同时三叶制作的结绳将是电影里的一条明线,连接了两条平行的世界线。稍后三叶作为巫女去参加了仪式,制作口噛み酒,即巫女将米放进嘴里咀嚼然后吐出来存放在容器中待其自然发酵而成的酒。

仪式后,三叶在对着湖面喊道 来世は東京のイケメン男子にしてくださーい!(来世让我成为东京的帅哥吧!)一语成谶,隔日,三叶醒来发现真的变成了东京的男孩子,和男主一样还摸了不可描述,也和开篇的泷一样以为在做一个真实的梦。

由于发现自己身处东京而特别兴奋,结果上学迟到了,在屋顶上和泷的朋友们聊天,在说道第一人称的时候,最先用 わたし(Watashi,女性自称),在被怀疑之后条件反射用了 わたくし(Watakushi,女性自称) 和 ぼく(Boku,小男孩自称),最后到 おれ(Ore,男性用语),生动的表情变化以及基友的反应,引发了周围观众的会心一笑。

之后在打工的意式餐厅,奥寺前辈的裙子被搞事情的客人划了一刀,这时三叶帮助前辈缝好裙子,也因此得到了前辈的好感。

回到家里,三叶想起了留在自己本子上的那句话,于是在手里留下了 みつは (三叶)。

剧情并没有在前面这些琐碎的设定上花费太多时间,观众到这时也能明白男女主人公能够在睡后互换身体,还原之后身体的记忆会逐渐褪去,仿佛一场梦。影片的第一部分到此为止,随着主题曲 前前前世 的响起,画面快速掠过了之后多次的身体交换日常——别乱花我的钱啊!用的是你的身体在吃!你打太多工了!因为你在浪费我的钱啊!...... 留下了二人日常的无限想象空间。

随着音乐的结束,影片进入了第二部分,泷在三叶的身体里醒来,和四叶、祖母一起将之前仪式上制作的口嚼酒进献到宫水神社的神体去,在路上祖母讲出了结(产灵,Musubi)的寓意—— 糸を繋がる事も結び、人を繋げる事も結び、時間が流れることも結び、全部、神様の力や。わしらが作る組紐もせやから神様の技、時間の流れそのもの現しとる。寄り集まって、形を作り、捻じれて、絡まって、時には戻って、途切れ、また繋がり。それが結び、それが時間。诚哥从这个角度解释了身体交换的原因,也让我们了解到本作的绳子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时间,当绳子的两端系到一起构成绳结,也就意味着二人的相聚,时间线的重合。

神体所在之处被称为隐世(Kakuriyo),是与现世所不同的另一个世界,要回到原来世界,必须用最珍贵的东西交换——口嚼酒,猜测就是因为这点,泷才得以在之后再次交换。

在隐世中,祖母回头对三叶说,你现在在做梦吗?泷伴随着满面的泪水惊醒。到了傍晚,结束了同前辈失败的约会,泷打开手机想打个电话给三叶,却没有得到回应。而三叶剪掉了蓄了许久的长发,穿上浴衣参加秋季祭典,接下来的一幕是我最喜欢的场景之一,站在湖边的草坪上,仰望着彗星的轨迹。

之后两人再也没有交换过身体,可是泷却一直挂念着,将自己脑海中关于糸守町的一切都画了出来,最后毅然背上行李踏上了追寻三叶的旅程,司与奥寺前辈不放心泷,陪着他一起上路。经过一天的寻找,毫无所获,在晚饭的时候掏出画来的时候被老班认出了所画的地点是 糸守町,如果是言情小说的套路,三叶应该在村口等着泷,并说出 お帰り,但是这样就不是新海诚了。整个村子被陨石正面击中,已经成为了湖泊,而周围的人告诉泷,村子被陨石砸中的时间是三年前,泷不敢置信,掏出手机想要寻找三叶存在过的证据,结果日记的内容却一条条消失,最终空无一物。

在村子附近的图书馆,泷在遇难者名单上看到了宫水三叶的名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幻想出了三叶的存在以及村子的风景?夜里,奥寺前辈提及泷手上的结绳,泷回忆不起是谁送的,却突然想起在去神体的路上,三叶祖母所提到的结绳,于是决定去神体求证一下是梦异是现实。

在神体的洞穴中,泷找到了三叶制作的口嚼酒,证明了一切都是存在的,明白了二人并非身处一个世界线,三年前的那天,彗星划过天际,而三叶也在那天被陨石夺去了生命,也就明白了为何之后再也没有交换过身体,因为三叶已经不存在于那条世界线了。泷打开了口嚼酒,一口饮下,希望能够再一次和三叶交换。在离开神体的时候滑了一下,手电照亮了墙壁,墙上竟然画着彗星,仿佛冥冥中一切都被预见到了。

滑倒的泷看到墙上的彗星变成结,与手上的结绳连在一起,走马灯似的看到了三叶的一生,这里与前面祖母说的话呼应——「寄り集まって、形を作り、捻じれて、絡まって、時には戻って、途切れ、また繋がり。それが結び、それが時間」,从三叶的出生,妹妹的出生,母亲的过世,父亲与祖母冲突离家从政,以及和泷交换的日常,去东京找泷,剪了短发,到最后的彗星降落······根据前文祖母对于隐世的介绍,可以推测泷由于饮下了供奉神明的口嚼酒,回到了三叶所在的那个原来的世界,与自己所处的是不同的世界线,算是一个比较大的伏笔吧。

一切戛然而止,泷发现自己又在三叶的身体里醒来,然后泪流满面的......继续揉胸,瞬间改变了之前带来的沉重感,不得不说,这种手法,从前的新海诚是绝不会用的,祖母也跟泷说道交换身体的事情在历代宫水神社的继承人身上都发生过,泷也将彗星坠落信息告知了祖母。泷下定决心要拯救村子里的居民,说服敕使和沙耶香执行计划,同时自己去说服镇长父亲帮忙,结果却被三叶父亲看出泷不是三叶本人。

此时,三叶在泷的身体里醒来,看到了已成为废墟的村子,此时三叶想起了在彗星坠落的前一天为了见泷前去东京,但是由于三年的时差,那个时候的泷并不认识三叶,最后在电车里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满怀思念,却又无法说表达出来,在泷叫住三叶的时候,三叶将自己绑头发的结绳解下掷给泷,代表着思念的绳结让平时宇宙的时间线连接在了一起,也就解释泷一直佩戴的护身符的由来。

在山顶上,仿佛互相感受到了互相的接近,在不同的时间点站在了同一个地点,此时,黄昏之时到来,他们在各自的身体里醒来,看到了彼此。泷讲述了自己来到此处的原因,并将结绳还给了三叶,将结绳寄在头上的三叶我的第一反应是团长(X,而注意到黄昏之时即将结束的泷,提出为了不忘记彼此,将互相的名字写在手心的请求。然而,三叶刚写了一笔,画面突然安静,记号笔直接坠落地面,看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心都被揪住了,黄昏之时如此的短暂,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只知道,我一直喜欢着你。

泷盯着掌心里仅有的一划,喃喃着

「お前が世界のどこにいても、俺が必ず、もう一度逢いに行くって」 「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我都一定,会再一次找到你的」

但是记忆消散的太快,无数次的呼唤最终却得到了一句无力的 君の名前は!?,而此时的插曲 スパークル 也是触动了笔者的泪点,画面一转到了三叶的身上,慌忙跑下山,使用炸药引爆了电厂,并让沙耶香接通广播让人群去学校操场避难,而一直将泷的名字在心里默念的三叶却发现自己突然记不住想要记住的那个名字了,最后只能寄希望于身为镇长的父亲在知道人群疏散,在途中三叶被石块绊倒,一路滚到坡下,此时脑海中响起了泷的声音,打开手掌,想看看手心里的名字

「すきだ,我喜欢你」

“これじゃ名前、わかんないよ”,将手心蜷起贴近额头的瞬间,随着插曲低声唱出 いつか消えてなくなる君の全てを この目に焼き付けておくこと,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所以,重新奔跑起来,说服父亲。

彗星终于坠落了,闯过大气层燃烧的画面真的是美的无可复加,一声巨响,美丽的村子永远消失了。

时光飞逝,一下过去了五年,在电车里随意往外瞟了一眼,看见了似曾相识的红色结绳,仿佛想起了什么往外奔去,怅然若失。在和偶然相会的奥寺前辈分别后,看着自己的手心,通过回忆让观众了解到世界线变动了,小镇的人们基本都存活了下来,最后又一次提及了电影刚开始的那句话

「ずっと何かを、誰かを、探しているような気がする。」

夜晚,雪花四散的天桥上,泷与三叶擦身而过,像有所感应般停下,却又没有回头。要不是被剧透了一脸,我觉得就会以为影片结束了,又是一个不够完美的故事。

在 なんでもないや 这首歌响起的一瞬间,久蓄的泪水不自觉的涌了出来,这也是在整部影片中我最喜欢的一首配乐,时光转瞬到了樱花飘扬的春季,两人在电车上目光交错,心中同时闪过

「ずっと誰かを、誰かを、探していた」

到站后二人都飞奔而出,虽然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但是我一定会再见到你的。终于,在台阶上相遇了

「あの,俺きみをどこかで...」
「私も...」
「君の名は」

如晨钟聩耳,又如万籁俱寂,镜头往上一抬,在二人的对视中影片结束,这或许便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END--
文章创建于 2016-12-02 04:32:53,最后更新 2016-12-02 04:32:53
Comment
尝试加载Disqus评论, 失败则会使用基础模式.
    • play_arrow

    About this site

    version:1.02 Alpha
    博客主题: Lime
    联系方式: i@wind.moe
    写作语言: zh_CN & en_US
    博客遵循 CC BY-NC-SA 4.0许可进行创作

    此外,本博客会基于访客的Request Headers记录部分匿名数据用于统计(Logger的源码见Github),包含Referer, User-Agent & IP Address.个人绝不会主动将数据泄露给第三方